冬甩

“因为有一天我会成为所有我爱的东西。”

我,放假了
(狂奔

我真是high到不行了!!!

【狐琴】没有名字的故事(六)

“今天上午的数学怎样?”

“还行。最后两题不会做。我空着了。”

“你就不能随便写点东西上去嘛?”

“不会就不会,写了也是不会。不如空着。”妖琴语气正直。

妖狐也没有告诉他其实认为自己最后两题都会做,好的,自己认为,总之他写了很多上去。

“你家里是不是有千万财产可以继承啊,总觉得你对学习没有特别的执着。”妖狐试探性地问。

“没有啊。”

“那是亿万财产咯?”

妖琴把手上的单词本拍到“觊觎他亿万财产的人”脑袋上,被后者敏捷地躲开。

“说起来,好困啊。”

“我也是。”妖琴心想你还困?我一晚没睡呢。

“今天太阳那么好,不如我们去一个地方午休吧。”

“?”

“要拿点东西。”妖狐搬...

不务正业

【狐琴】没有名字的故事(五)

高中生的日子平静得仿佛每日都相同。上课时偶尔走走神看看窗外的榉树叶子掉剩几片,又数数天上的云。妖狐某次在自习课上还因为想逗逗树枝上的鸟儿(冬天它竟然还出来溜达),而不自觉地吹出了口哨声,引得全班人向后投来目光。

放学之后还是一如既往的,时而在图书馆或自修室看书自习,妖狐还是喜欢读书的,他不是个很野的男孩子,体育运动什么的虽然也有擅长的项目,但总没有太多热情;反而看点乱七八糟的书让他感觉快乐。他认为自己放在古代,就是个风流倜傥的书生,不读死书的那种,还能遇到美女妖怪变成田螺姑娘或者海螺姑娘整天给他做饭的那种。

妖琴听了之后作了一个表示恶心的表情“你要不要脸。”

能够你不要脸吗?怎么会有人每...

【狐琴】没有名字的故事(四)

“社团活动啊……”
“嗯,怎么说,好像觉得你都是放学回家派的啊。你有加什么社团吗?”
“有。但不算是加入。”
“这么神奇的吗?到底是做什么的社团啊?”
“就去弹琴啊。你怎么那么多东西问哦。”
“哇!我可以去看吗?”
“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在妖狐问了无数次为什么不可以后,他的后桌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对他作出一如既往的要求——闭嘴,保持安静。
之后的两节数学课晴明还是讲得有点无聊。无聊到妖狐一边在草稿纸上画三棱锥一边在想他的后桌到底弹的什么琴。虽然说普通又常见的钢琴是最可能的选项,但对于他从来都特立独行的朋友来说,抱着电吉他一边演奏重金属一边疯狂甩头,或者膝上放把古琴弹些完全听不懂的曲子也是有可...

道理我都懂
但飞哥啊
为什么收情人节巧克力要从废墟里冒出来

虽然有人觉得有点俗套
但怎么会有人讨厌美和浪漫的事物呢?
很喜欢这个电影

© 冬甩 | Powered by LOFTER